点击关闭

人员内容-懂懂笔记看到了一位正在往共享单车上贴广告的小伙子

  • 时间:

【王彦霖女友被扒】

“如果每次被貼都要清,那麼基本每天都在乾這個了,根本沒有精力養護共享單車。”他一邊說著,一邊繼續從貨車上將已貼滿廣告的單車往路邊搬。

而在福田埔尾路附近,懂懂筆記同樣發現一位正在往路邊單車上張貼小廣告的男子。以尋找兼職為由,懂懂筆記上前與該男子攀談了起來。

No.1廣告清不盡,運營很無奈

這位運維人員強調,這些小廣告似乎更青睞貼在剛清潔、整備好的共享單車,車身越乾凈就越樂於在上面粘貼。因此只有單車的車身被貼得已經無處再貼,覆蓋了厚厚一層貼紙後,運維人員才會去進行清理。

灰產、兼職在暗,運營、管理團隊在明,違法違規的廣告內容又擁有巨大的市場需求,這樣的流動“牛皮癬”如何根除?又該由誰來負責根除?這是一個難題。

而他所貼的廣告內容全是駕照收分。他說,這份兼職工作是在一個兼職微信群里找到的。很多兼職的群,時不時都會發佈這一類兼職的工作,酬勞按量結算。

這也就難怪很多共享單車、自行車在短短時間內,就會被密密麻麻貼上各種套現、小額貸、駕照收分等小廣告。

在廣中醫深圳醫院附近,懂懂筆記詢問正在檢查、擺放摩拜單車的運維人員有關小廣告的問題。

只要將早上領取的小廣告貼完,晚上憑照片證據他就能夠收到現金。當問及如何找到分發廣告、結算費用的機構時,他支支吾吾地表示,沒有固定的聯絡點,都是兼職前才會收到雇主的通知。

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:懂懂筆記。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和訊網立場。投資者據此操作,風險請自擔。

有部分正在解鎖騎車的用戶,看到這種情況直搖頭。有人表示,“現在找不到乾乾凈凈的車了,只能儘量找貼得少點的。”

從以前電線桿、路面井蓋和臺階佈滿“牛皮癬”,到今天到處都是流動的小廣告,這些機構可謂給城市“添堵”到家。而相關管理人員、執法機構對於這種行為也只能“人人喊打”,畢竟人力物力上確實難以遏制這類隱蔽的違法行為。

承包商反問懂懂筆記,騎行共享單車的用戶是否都是地鐵黨、公車族?這部分通勤群體有很多都是工薪階層,大家生活在一二線城市,多少都有些經濟壓力。

“別提了,這種小廣告根本沒法完全清理掉。”

在深圳羅湖黃貝嶺地鐵站附近,懂懂筆記看到了一位正在往共享單車上貼廣告的小伙子,真實身手敏捷、出手如風。於是打算上前閑聊一下。

“合作的底價不能告訴你,但我接的這些廣告內容都是套現、駕照收分,放心沒有違法的。”為何張貼的廣告內容幾乎全都是信用套現、駕照收分,卻沒有其他內容?這位承包商表示,因為小廣告的目標受眾,恰巧就是騎行共享單車的群體。

No.2雇佣閑散人,一天幾千張

運維人員打趣地說,他的處女座強迫症如今都已經讓共享單車上的小廣告“治”好了。在日常的維護、檢修時,只能確保共享單車使用功能上的完好,完全無暇顧及車身小廣告的千瘡百孔。

小廣告被稱為是城市“牛皮癬”,一直以來頑固而且難以清除。值得思考的是,是什麼人專門盯上了共享單車?他們為何對共享單車情有獨鐘?而共享單車的管理運維機構,又是如何與貼小廣告的行為上演著貓捉老鼠的一幕呢?

據運維人員透露,共享單車被貼小廣告並非“深圳特色”,省內諸如廣州、東莞、汕頭等地這種現象屢見不鮮,只有珠海的情況稍微好一些。

通常,他們會先用水洗車身,然後用銀白色油漆噴塗,進行簡單地覆蓋,“這樣以來,整臺車子就相當難看,而且噴完還是會被貼。”

“省外也有報道,有些貼廣告的機構還被公司起訴了。”他表示,起訴、罰款並不能夠制止、震懾這種行為。幾乎所有張貼的小廣告,內容都是些APP套現、刷卡套現、駕照收分等灰產。這些機構規模小、藏得深,很難追究其責任,更別提起訴、索賠了,“除非貼小廣告的人被抓現行,否則很難追責。”

若是不能帶來生意,這些機構絕對不會花錢雇佣兼職上路張貼廣告。根據該男子提供的線索,懂懂筆記聯繫上一位自稱能提供“廣告張貼兼職發單”的承包商。他表示,自己承包了幾十家機構的小廣告。正在通過線上發佈兼職招聘,將印製好的小廣告分發張貼出去。

的確,不少城市的共享單車都是滿身“牛皮癬”,讓人心中生厭。而且這種小廣告很難被清除,上面的告示還在不斷更新,醒目位置甚至是不斷被新的張貼覆蓋。

“一開始我們也會清理,但後來發現清理之後還是會被貼上。”他無奈地表示,這些小廣告用的都是背膠自粘貼紙,清理起來相當繁瑣,要耗費大量時間和精力。

此外,男子還透露,除了他這樣的兼職人員,最近還能看見送外賣的小哥,在送餐低峰時往路邊的共享單車上貼廣告,“他們都是順手,平時都騎著電動車,貼小廣告的效率也快。”

“嘿,如果廣告貼在共享單車上沒效果,他們怎麼會如此大量招兼職。”這名男子在交流中告訴懂懂筆記,每一輛共享單車上的“發佈商”都不少於五家。

至於隨意在共享單車、自行車上張貼小廣告的行為是否違法?承包商就含糊其辭了,“違法也談不上,一般被抓到也是被批評教育一下,畢竟運營人員沒有執法權嘛。”

“一般不會遇到運營,左右多看著點兒,遇到走開就是了,倒是私家車主麻煩些。”該男子表示,她兼職至今已經半年時間,只遇到過一次將廣告貼在路邊的私人自行車上,被車主發現並追罵。“這樣的兼職有些風險,不過簡單好做,也沒門檻。”

“每天至少要發出去幾萬張廣告,貼在共享單車上還會隨用戶騎行、運營調度,去往全市各個地點。”他表示這種動的宣傳欄滲透率極高,而且廣告短時擴散效果非常好。

“要求只能貼共享單車,貼一張廣告算1毛錢,而且每貼好一排單車後都要拍照為證。”男子告訴懂懂筆記,儘管貼一張廣告雇主只給1毛錢,但他一天至少能夠貼出去兩三千張小廣告(上千輛單車),收入能到200~300元。

那麼,為什麼這些灰產廣告,總是盯上路邊的共享單車、自行車呢?

來源:懂懂筆記“很難在路邊找到一輛沒貼小廣告的共享單車,有的還把二維碼都蓋上了。”

【結束語】在灰產機構看來,騎行共享單車、自行車通勤的用戶,大部分是信用套現、駕照收分的精準受眾群體,於是甘願冒著違法風險,花費大量金錢在共享單車、自行車上張貼廣告。

文 | 木子編輯 | 秦言

“反正一天貼兩三千張,實在太累就貼一千多,剩下扔垃圾桶。”男子笑著說到,只要留足貼廣告時拍下的照片證據,是否將廣告貼完雇主也無從考證。

承包商告訴懂懂筆記,正因為騎共享單車的用戶上述需求,相關機構才會花費資金去張貼小廣告,而且是指定必須貼在共享單車上。

“這些人裡面有的需要用APP套現還卡債,用信用卡套現還白條。有的駕照閑在手裡沒有車開,所用換錢唄。”因此,他們在騎行共享單車的過程中往往會看到小廣告,從而聯繫上能夠提供信用套現的機構。

那麼,貼廣告的過程中,遇到共享單車的運營人員或自行車的車主怎麼辦?

沒想到對方眼角一瞥,就將尚未貼完的小廣告往褲兜里一揣,溜之大吉。懂懂筆記發現,他剛剛貼在單車上的廣告內容,清一色的是花唄套現。

“現在這些人特別猖狂,除了共享單車,連停在路邊的自行車、電動摩托都敢往上貼。”他指著醫院大門口停著的很多自行車說,只要自行車停在路邊的時間長一些,都會被貼上。

在深圳,懂懂筆記發現前不久剛剛“煥然一新”重新上路的小黃車,大多已經被貼上小廣告。而橘紅色的摩拜單車同樣無法幸免,很多車輛已經覆蓋了好幾層。

No.3目標受眾吻合 流動傳播高效

“廣告不是我的,我也是打零工的。周末有空想著賺點小錢。”男子說他平時有工作,只是周末有空便兼職上路貼小廣告,賺點外快快補貼家用。

貼在車身上的小廣告真能為灰產招攬來生意嗎?

運維人員先是搖了搖頭,然後指著貨車上的幾十輛單車,苦笑著說到,幾乎所有共享單車都被貼了這種小廣告,有的車身甚至被小廣告貼紙覆蓋了三四層。

無論是共享單車私人自行車,都被灰產機構盯上,成為移動的廣告宣傳車。這些張貼小廣告的究竟是什麼人,發佈廣告信息的又都是什麼魑魅魍魎?